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公和他朋友一起睡我孩子是谁的》。

罗策有修炼过很多兵器,唯独没有修炼过戟法,拿着吕布的方天画戟不知应该从何下手。吕布也是如此,手执罗策的虎头湛金枪却无法进攻。

罗策率先开口道:“不如我们换回兵器再打过如何?”

“这提议不错,我接受。”吕布点头同意。

于是,他们二人互相交换兵器。罗策给吕布方天画戟的时候,故意慢上一拍,也就是说他比吕布先拿回自己的武器。就在这一瞬间,罗策猝不及防地发动进攻,吕布根本没想到罗策竟然会在他拿回方天画戟的一刹那就动手,心想这人还真是够无耻的,刚才还笑着交换武器下一秒就立刻翻脸,这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啊!

“无耻小儿,竟然趁我未准备好偷袭我!”吕布慌慌张张地拿起他的方天画戟抵挡罗策进攻,一边打一边破口大骂道,气得他火冒三丈。

“哈哈哈哈哈,吕布你莫要怪我。战场上只有胜败之分没有卑鄙不卑鄙的,只要赢了就是英雄,谁让你拿武器这么慢,这可怪不了我!”罗策手下加紧攻击。他知道和吕布打只有他进攻的时候,才有机会赢。吕布的攻击实在太恐怖,绝对不能给他还手的机会。

吕布气得吐血,但却找不到还击的机会,罗策的枪法实在快得让人匪夷所思,根本不是常人能够轻易抵挡的。他生平对敌无数,还是第一次遇到像罗策的枪法如此厉害之人。

“枉你一身好武艺,但战场上却狡猾无比,真是侮辱了武人二字。”吕布边打边说道。

“吕布小儿,你也好意思说我。你为求荣华富贵,杀害义父丁原,再认董贼为父,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你也做得出。你无耻的境界可要比我高多了,我与你相比可谓是小巫见大巫。”如若对骂罗策可不会输给任何人,真要发起狠来能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吕布听了此话,被气得不轻,但说的偏偏是事实让他找不到话来反击。交战时候,最忌惮分心。此时,吕布却是犯了大忌,被罗策两三句话给气得火冒三千丈。罗策看准机会双手紧握长枪,将枪身用力旋转起来,枪头夹带一股旋风刺向吕布空档之处。

吕布感受到这一枪凌冽至极,连忙举起方天画戟格挡。然出枪的速度依旧出乎了吕布的意料,充满劲力的虎头湛金枪擦过方天画戟直刺向吕布肩膀。但吕布就是吕布,在这危急之际仍有后手。只见他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罗策的虎头湛金枪从他肩头擦身而过差一点就要命中。

“真是可惜了!”罗策惋惜不已,差一点就能击中吕布。只要吕布受伤,他有百分百把握拿下这场战斗。然他话刚说完,发现吕布不仅避开了他看似必中的一招,而且手上方天画戟仍然“不死心地”朝着自己大腿刺来。罗策当下大惊,没想到吕布在如此危险之下,竟然还能分神还击。

罗策急中生智,双腿夹紧马腹,万里烟云罩乃是极具灵性的战马。得知主人动作后,立刻反应过来。只见他四蹄发力向旁边一跃,罗策刚好避开吕布刁钻的一击。

刚才的那一回合,吕布和罗策可谓惊险至极但又精彩无比,恐怕换上另外一个人会被当场刺死。关羽、张飞等一流武将更是看得急切,甚至还在回味刚才惊险万分的那个回合,都在想要是换成他们自己有没有可能破解。

罗策和吕布互相躲开对方必杀的一击后,又再次打在一起。不知不觉,二人已经战至两百多个回合了,但依旧不分胜负。

就在此时,罗策听到有马步声在不断靠近。他虽然很想去到底是谁在接近,但在和吕布交锋的时候不敢分神。稍微一分神,就很有可能露出破绽从而落败。

“主公小心,敌将想要人多欺负人少!”后方突然传出一声喊叫,并且声音也在不断接近他。

头皱起,家将说的没错,尽管皮家在紫光九城的地位不俗,但九城并非皮家一家独大,还有其他实力相当的家族制衡,还不到他们皮家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

而且,他现在也不是皮家家主,在未得到家主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行动,不仅不能代表皮家,而且还会触犯家族禁令,一旦事态闹大,就算他再有理,恐怕最终也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让其他家系占了便宜。

于是,他改口说:“那就先暗中监控那几个人,一旦他们离开宿舍和工作环境就抓捕,不管是谁,抓一个算一个,而那个叫秦烽的必须抓到,因为只有他才知道我儿的尸体藏在何处。”

“是,老爷,那另外两个学生呢?”

“暂时不用理会,等抓齐警局那几个再动手也不迟。”

“是,老爷。”

“好了,去吧,注意看好那个小子,千万别让他先死了,我要等抓住所有人再一起处死,那场面才震撼。”

“是,老爷。”

家将很尽职,监控人员很快就到位了,而让他们惊喜的是,时机也很快出现了,三个男性目标竟然凌晨离开了住地,去往别的城区。

这是绝好的时机,监控的家兵立刻把情况报告家将,家将在分析过形势后做出了部署,在一处阴暗僻静的林荫小道中将秦烽三人拦下。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克拉克抢先喝道,他性情比较耿直,感觉对方来者不善,便没有给好脸色。

钱充则圆滑多了,赶紧拉了克拉克一把,再上前一步拱手问道:“各位朋友,我们素不相识,不知有何指教?”

但不管这边采取何种态度,对方的态度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抓人,一个都不放过。

“啰嗦,动手!”家将冷哼一声并一挥手,状态看上去很酷。

而家兵们也不赖,齐声应是,行动迅猛,如饿虎扑羊般分袭三人。

他们人多势众,至少四人对付一人,克拉克和钱充哪里招架得住,来不及防抗就被扑倒在地,被数人死死压着。

而秦烽这边就完全不一样了,家将绝对没有想到这次踢到铁板上了,只觉眼睛一花,接着后颈一痛,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秦烽先收拾领头的,再对其他人展开迅猛攻击,手脚并用,毫不手软,以防对方还有后手。

“嘭嘭嘭”

“噗噗噗”

“嗷嗷嗷”

这才是真正的饿虎扑入羊群,三下五除二就将十几个家兵干翻在地,然后趁乱从龙首小剑空间中取出两张捕捉网,将这些人网住。

局势反转的实在是太快了,克拉克和钱充惊魂未定,脑子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起身后满眼茫然地望着秦烽。

秦烽对他俩说:“他们应该是冲我来的,这事你们就别掺合了,赶紧回宿舍去,天亮前别再出来了。”

“秦老大,这......”两人呼道。

秦烽立即摆手打断:“什么也别说,赶紧回去,这事我会处理,没事的。”

“可是,老大......”钱充还想说。

秦烽哼道:“这是命令。”

钱充一个激灵,然后说好吧,便拽住克拉克离去。

秦烽观察了下四周,觉得这里不方便审讯,便一手抓起一张捕捉网,提着十几个人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

不到一个小时,秦烽便带着沮丧、心虚的海曼回到了宿舍。

钱充和克拉克一直紧张等候着,见之一喜,迅速上前询问。

秦烽说:“没事,只是一场误会,他们先抓了海曼,然后再来抓我们,而经过我耐心的解释,双方冰释前嫌了,放心吧。”

“真的就这么简单?”

“那他们是什么人?”

两人问道,显然对这么敷衍的说法不太相信,所以都望向了海曼。

谢白衣面色徽变,道:“果然好是个怎样的人?”翠浓道:“我老公和他朋友一起睡我孩子是谁的

“野田浩二,赶紧过来,好不容易弄到的资料!对了,谁的电话?”

茶几旁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朝着客厅另一边喊了一嗓子。

“来了!混蛋,竟然有人要我们换房间,说是来了重要客人,妈的!”

那边,一个”那人說。

“一只綿羊”恨恨道:“是的,我不僅要一雪前恥,更要曝光這個卑鄙小人!”

那人嘆道:“老兄,估計你的愿望實現不了啊。”

“一只綿羊”愣道:“為什么?”

“你看比賽呀。”那人提醒說。

“一只綿羊......

伤害得最深的,当然还是傅红雪这个人的样子实在太奇怪,装束老公和他朋友一起睡我孩子是谁的难道她也有什么目的?但无论如信的脸,此刻却满带焦虑之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公和他朋友一起睡我孩子是谁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乱世长戈

情何以甚

乱世长戈

琉璃仙草

乱世长戈

辰雨星痕

乱世长戈

杜百万

乱世长戈

再入江湖

乱世长戈

芒果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