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双人运动视频教程》。

“想死的就快點吧,沒時間和你們磨蹭?”陳淵站在眾人前面?其他6人不由心里一驚?要知道這有些10級以前是不能PK的,你不能殺我,我也不能殺你?所有攻擊一到身上就全部消失,攻擊不了?對女性也是有保護的,但是對于一些下流動作也是無法禁止的?只能保護女性不被傷害?

“哦,原來你們中間還有個10級以上的家伙?不錯,叫什么名字啊?給你個機會,加入我們家族?老子今天就不殺你了?”騎士老大自己這邊最高的也就13級,最低的也才剛剛到10級?所以對10級以上的還是很想招攬的?

“哼,就憑你們幾個?快點上吧,沒時間陪你們玩?”陳淵手拿法杖,指著騎士說道?他要看看自己這屬性和游戲中比較強的組合看看差距多少?同時,主動攻擊是要受處罰的?主動攻擊的殺死1個玩家PK值加2,PK值超過10的系統所有NPC不會于之交易?每個城池的守衛主動攻擊PK值超過10的玩家?每2個小時自動消失一點PK值?有PK值的時候可以殺怪洗PK值?主動攻擊的玩家,死亡掉物品率增加一倍,PK值大于10的死亡掉裝備增加4倍?每死亡一次掉本1級?10級以內不掉級?

看看自己這屬性,有人找死?這個處罰還是交給別人吧?多掉點裝備也好?這游戲沒有移動卷軸,只有空間系的魔法才有瞬間移動,可那是傳說中的魔法?所以基本這幾個是跑不了了?

“靠,不知死活,兄弟們上?”騎士藐視的看著陳淵,大手一揮?后面的3個小弟沖了上去?2個魔法師放出雷電術,更有2個弓箭手拉弓射是箭?后面的幾個女孩子看到這場景嚇得大叫一聲,集體用手遮住眼睛?

陳淵看到第一個攻擊到自己的魔法師雷電攻擊到自己了,連自己的九天狂雷都沒有劈死自己,這小東西懷疑能不能把我頭發電起來?陳淵邪惡的想道?感覺電攻擊到自己的時候全身一點點麻的感覺,然后馬上消失?看這東西給自己撓癢都用不上?接著一個雷電術還回去?只是大家都沒發現這雷電是紫色的,和一般的白色是不一樣的?而且體積也比剛剛劈陳淵的要大上一倍?可惜大家都以為陳淵就這樣掛了,沒人注意到天上突然下起了雷雨?本來雷電術需要間隔3秒才能施放?但是以陳淵那無限的精神力?幾乎一下可以放下上百個雷出來?而且還是雷電術的加強版?這時雖然距離陳淵比較遠的弓箭手和魔法師都攻擊到了?所以陳淵毫不客氣的瞬間送上了4個雷?雷還沒下的時候這1個騎士,2個戰士的攻擊也到?接著又落下了3個雷?

剩下的那個騎士老大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天上下起了雷雨?自己的7個兄弟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一片閃亮?全部都回新手村復活去了?(剛剛復活的人需要半個小時后才有攻擊力?)

“這個禁地家族的,怎么了?不攻擊了,你不是要殺了我嗎?”陳淵站在那里微笑的對騎士老大說?

“哼,我們走著瞧?我禁地魔王是不會放過你的?”騎士老大狠狠的說道?

陳淵看著那個自稱是禁地魔王的家伙到現在還是囂張得不得了,自己也不想聽他廢話了?說:“你還很囂張的嘛?我送你快點回去和你兄弟團圓吧?懶得和你廢話.”一道雷送了過去?那騎士看著他就要放魔法,趕緊說:“我不會放過你的,我記得你的樣子?”沒辦法誰要這游戲是看不到對方名字的?只能靠相貌和衣著等各熟悉的地方來辨認?

看到萬事通和風之狼那張著可以放進2個雞蛋的嘴巴,也不知道他們為什么不痛?都張那么大了?

“靠,老大你太變態了吧?”萬事通走上來,用著崇拜的眼光看著陳淵?心中暗想,這次絕對要跟定他了?這么變態,秒殺8個高手啊?

“不是吧,陳淵,你吃什么了,偉哥?8個10級以上的全職業組合啊?你秒殺?我以后不打裝備什么賺錢了,我就幫你賣東西了?這么變態,那就是裝備制造局的啊?還有營業執照?”李正激動得不得了,看著眼前一片光明?在不知不覺中把陳淵的真名都喊出來了?

“你們再這樣看著我,那么那些裝備就會塵歸塵,土歸土了?”陳淵好笑的看著這死人骨头在呻吟在窃窃私语。

我甚至有些发抖。

“这可能是天葬剩下的骸骨,他们供奉这些骸骨,没什么可怕的。”程逸芸冷静道。

我的声音轻得像蚊子,抖得很厉害,道:“不对,这不是天葬。”

程逸芸诧异地看着我,“为何?”

我心里一阵阴寒,说道:“天葬的人都是死人,怎么会有表情,你看看这些骷髅,表情各异,有狞笑、阴笑、狂笑、讪笑、咧嘴怪笑、哭、号啕大哭、悲咽咧嘴阴哭、凶狠、恶视、诅咒、憎恶、幽怨……”

每一颗人头骷髅的表情都不同。

最为恐骇的是,近处的墙上,那些骷髅头怪嘴裂张,狰狞之极,像是在默默的对生人凶怨的诅咒。

“天葬后的人骨都很安详,心灵得到解脱。但是,这里的骷髅表情变怪,它们无声的注视着生人,它们幽黑的死眼瞪着来人,它们在召唤生人成为它们中的一颗骸骨,它们眼窟窿里是毒、怨、阴、邪……”

一颗泥灰的骷髅,惊恐的大张着嘴,两眼被铜铃填死了,就好像它生前被活剥,眼睁睁看着自己支离破碎,骷髅的两眼穷凶极恶,就连宗教巫师都惧怕,把招魂铃塞进它两眼里,永远镇住它怨气极重阴毒至邪的眼神。

“这里,怨气极重,穷凶极恶。”

“既然如此,我们速速退出。”

“想不到后院竟是如此诡异之地!”我和程逸芸往来路疾退,我俩助跑起跃、蹬墙上纵、扣住墙沿引体向上,横越而出。

谁知,我们正要出院门,却见一位形若苍松的老头正对老宅黑堂而立。我和程逸芸都吃了一惊,这老头太过诡异,他应该早就发现了我们,但是我们却到现在才注意到。

“什么人?”我和程逸芸警戒道。

“两位,好身手啊!”

黄昏时分,天象又变,北天黑云如潮,在高原天地间弥漫,不多时狂风肆虐,远近狼哭寒然。

“这个老头看来不是善茬!”程逸芸警惕道,“他的气息十分平顺,中气十足,一看就是练家子,这个年纪了,恐怕是绝顶高手!”

“绝顶高手?!”我倒是有些出身牛犊不怕虎,“狭路相逢勇者胜,我倒是要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

老宅阴昏黯然,黑漆桌椅横七竖八的倒着,那口丧黑木柜侧倒于地。

那老头转身笑道,“好,但这一回,恐怕二位很难死里逃生了!”

“哦?”

他须发皆白却面色红润二目有神,虽称不上仙风道骨,却可谓鹤发童颜,形若古松。

“还不快上!”

他话音刚落,我环目四顾,只见四周跃起四男一女,都是身穿白衣,但却滚上金色、绿

色、黑色、紫红色和黄色的衣边,非常抢眼好看。

金衣边的男人手持两个直径三尺的金色铜铸大轮。绿衣边的男人体形最高,手持一块黑黝黝的长方木牌,看上去非常坚实,隐有刀斧劈削的浅痕。紫红衣边的男人肤色比一般人红得多,而他整个脸相则给人尖削的感觉,特别是头和耳都特别尖窄,手中的武器更奇怪,居然是个大火炬,现在虽未点起火来,却已使人有随时会着火被炙的危险感觉。

穿黄边衣的男人体形方块厚重,左手托着一个最少有三、四百斤的铁塔,一看便知是擅长硬仗的高手。

那个女子衣滚黑边,年纪远较那四名男人为少,最大也不过二十五岁,脸目秀美,使人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她特别纤长的腰身,柔芳无骨,武器是罕有人使用可刚可柔、外形似剑,其实却是条可扭曲的软节棍鞭。

这五人体形各异,武器均与其配合得天衣无缝,有眼力的一看便知道他们是天生可将其手中利器发挥尽致的最适当人选。

换了是第二个人,纵然知道此四男一女是依金赤、木碧、水黑、火紫、土黄五色,各自配套其所属五行特色的兵器武功,但也唯有待到真正动手交锋时,才能知道其中玄妙,当然,那时可能已太迟了。

这一次那刀疤大汉没有踢门了那具木笼,身子跃上山石双人运动视频教程

大家分頭去安撫受到了嚴重刺激,人心惶惶的貴族領主們。

那幾百個在軍營門口靜坐抗議的王都公卿,還有幾十個進入軍營拜祭熊奇的貴族領主,都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對于天人宗師親自下場,來干預鍔國國政十分緊張。

廂州城里謠言四起,社會氣氛沉重,要不是有大量軍隊巡查,早就生亂了。

…………

王泱召集家臣和將領,開了個會,從南棘關之變開始,詳細介紹了事情的始末,提前把天女組織的事情向下屬公開,讓他們去向不明所以的澤龍軍將士解釋清楚。

強調鍔國境內的超凡宗門已經出手,縱橫宗天人宗師鬼車博和名宗天人宗師萬古溟已經出山,鍔國不必懼怕天女組織的天人宗師。

他騎著戰馬,帶著衛隊親自巡視了軍營和廂州城,大家見到正卿淡定的巡視各處,人心很快就平息下來了。

回到寢帳時,已經是下半夜了。

小姨子覃宵,哭的眼睛紅腫,聲音嘶啞,她以為自家二姐已經被害了,找回來的覃曇是個冒牌貨,十分傷心。

出了這種大事,所有人都很忙,也沒有人來安慰幾句,告訴她詳細信息,她又是悲傷,又是擔心姐夫,惶恐不安,幾個時辰下來,心神疲憊,懨懨的,象一朵快要凋零的花。

王泱心生憐憫,把她抱在懷里,握住小手,渡了點內氣到她體內。見她精神好了點兒,才道:“今天那個覃曇真的是你二姐,她練氣資質極好,小時候被一位天人宗師帶走學藝,成就地杰境高手之后,直到四年前才回到你們家里。她的師父親自出手,修改了你們覃家人的記憶,讓你們很自然的認為她從小就在家里長大。”

覃宵可憐巴巴的道:“姐夫,你不是騙我的吧?”

王泱給她擦干眼淚,笑道:“事實擺在眼前,你不也確認她就是你二姐嗎?你現在心神疲憊,不適合恢復記憶。好好睡一覺,明天一早我給你恢復記憶,到時你就回憶起一切了。”

覃宵乖乖的閉目,放松下來,很快就沉沉睡去。王泱把她放到床上,蓋好被子,走出寢帳。

守在帳外的曲三見他出來,道:“主公,五小姐睡了嗎?給您換個寢帳休息吧。”

王泱道:“不必了,你也忙了一天了,去休息吧。軍營之中很安全,天女組織的人不會來軍營搞事的。我去大帳就行了。”

曲三還是到大帳準備了寢具,才去休息。

大帳,王泱躺在床上,和晶苧討論目前的局勢。

晶苧根據現有的情報,模擬計算一番,道:“道長,局勢演變超出了我們之前的計劃。現在幕后黑手公然暴露,縱橫宗和名宗有了更充分的理由發起百宗天人之會。

其他諸國早就受害,境內的超凡宗門必定也要一齊發難,追究法宗的責任。按照情報,法宗雖然是天下第一宗,但是兵宗和武宗也實力強橫,有大宗師坐鎮,從來就和法宗不對付。

兵宗的勢力范圍延國和武宗的勢力范圍靈國在內亂之中損失慘重,基本就是分崩離析,國內各大領主各自為政。他們要是不找法宗的麻煩就奇怪了。夏帝國的超凡界發生

他的选择只有一条,那便是离开京师。好在天下很大,南方还有英宗,便是不行的话,他的师兄弟也有不少在南边。曾经也混迹过江湖的他自然是不愁生存的。即便是此,想到为之努力了多年的仕途生涯,还是让人生出一种不舍的情感来。

只是这样的不舍在脑海中出现俞府中有些混乱的一幕后,改为了坚定。俞元弼没有归家,甚至切断了与家人的所有联系,这让整个俞府都变得紧张兮兮,这正是他亲眼看到的一幕。

或许俞士悦已经想到了某种......

小鱼儿大笑道:这就叫歪打正着进取,益尽力著书。康熙戊午,双人运动视频教程新安太守在郡不事边幅率然曳杖徒行但依然辨不出方向来,可是即使她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双人运动视频教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机神问道

秋风霁月

机神问道

吃饭打怪兽

机神问道

七海龙君

机神问道

仝一品

机神问道

一院

机神问道

轩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