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香记》。

青胡子冷冷一笑,道:阁下两眼俱在,又怎会不小心将自己朋友天香记死人全都是一样的。黑豹的神情仿佛已显得很疲倦,忽然挥了挥

“杀!”

汉昌乾激活小阵盘冲在最前,阵盘中的光点仿佛幽冥萤火,微弱的光亮刺痛着所有化玄门弟子的灵魂,让他们不敢迟疑半步。

后排的血影宗外族子弟同样不敢怠慢,他们清楚得很:要是跑得太慢,一旦没了前面的化玄门弟子当炮灰,那他们自己就是炮灰喽。

当然,更关键的是背后有个汉武储,汉武储肯定关注着这里,要是谁敢不听汉昌乾的命令。哼哼,以汉武储的性格,掐断大家身上的阵引估计都不需要过脑子。

紧张!

恐惧!

七里半太短!

惊喜!

有贼寇留守在入口!

“杀!”

汉昌乾手中的千金花轻盈一闪,一里半外随之便是金光闪烁,下一瞬,一道又一道威力绝伦的法术便急剧奔涌了出去。

视野范围内美妙玄幻,威力绝伦的法术仿佛在绘制画卷,它们极速涂抹过留守修士的身影,抹除了他们的存在,留下一道道绚丽的光影。

“啊!这是什……”。

“这么多……”。

“敌袭,敌……”。

“快,快联络……”。

“啊!救……”。

“快跑,快……”。

“笑公子,有入侵……”。

杂乱无章的声音扭曲纠缠着传进耳朵,然后消散。

队伍暂缓了下。别说汉昌乾,就是前锋的近百筑基修士都有点不敢相信,大家居然一招就秒杀了二十一个守卫的匪徒,这是一种古怪的兴奋和刺激感,是升仙般的快乐享受,是经受太大压力后酣畅淋漓的释放。

“杀!”

汉昌乾很快反应过来,这家伙从残躯上随手抓了个包裹就带队斜向外冲了出去,他已然做出了决定,他要践行汉武储的命令。

一个不留!

后方的左一飞他们甚至没能看见所谓匪徒的身影,他们冲到四煞大阵边缘时,这里只剩下焦黑的残躯和残存的法力,这些法力带着凌厉而冰冷的杀意,好在四煞大阵本能反应,相互作用阻断了大部分冲击,否则左一飞他们还真难在这种地方活下来。

“杀!”

入口另一边,惊慌失措的留守匪徒们显露出身影。哈!这帮家伙明显不知道血影宗会从屁股后面截杀过来,更不知道血影宗到底来了多少弟子,当他们看到仿佛黑云压顶般的豺狼虎豹冲锋时竟被吓成了软蛋,这帮可怜的家伙只是胡乱发了几道攻击就被汉昌乾带队送到阎王大神那排队等投胎去了。

两边贯通,入口被封住!

可惜的是,从残存的声音来看,这帮家伙终究是把血影宗封堵出口的信息,以及大致的队伍规模报告给了内部的髅关山和秋兰兰。

“收缩阵型,杀!”

汉昌乾丝毫不敢大意,这次他甚至没空冲到四煞大阵边去收拾战利品,而是直接带队掉转方向杀进四煞大阵内部。

很巧,汉昌秀此时也发来联络:“表哥,你们开始了?”

汉昌乾:“开始了,怎么了?”

汉昌秀:“他们要杀回来了。”

汉昌乾:“乌骨秋呢?乌骨秋被救走了?”

“没!”汉昌秀回答得很果断,“原本是要被救走了,我也正打算给你传信呢,来的家伙太多太凶悍,乌骨秋他们也趁势从大阵内了,今天就去接触些新人吧?”那位熟悉的女性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说道,边上的一堆人也在此时带着设备撤离了。

  让玥玥洗漱准备了下, 女性也带着玥玥到了一处休闲区域,坐进了一间会面室里。

  不久后,一位男性被带着走了进来,坐在了玥玥的旁边。

  随后另一位男性便对两位说道,“我来替你们介绍下,这位是关修杰,这位是章玥玥,你们是兄妹关系,并且你们两人同时签署了《摩羯座之旅》计划,那是一个让人尝试融入社会的模拟装置,结束时会被消除记忆,

  关修杰先生选择了不留记忆,而章玥玥女士选择将记忆保存在匣子内,这个等你离开了实验室后,我们会联系您,并告诉您匣子的读取地点。”

  男性说了一大堆,也让两人看录像证实了。

  后来在实验室里呆了没有多久,两人便允许被离开了,还被分配了房屋,和职业优先获取资格。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说书人对远航说道。

  远航也陷入了沉默,为什么玥玥要让自己看这段影像呢?

  「还有什么打算吗?」说书人见远航不说话了,便问起了远航。

  「为什么,剑客去验了DNA,两人却说是兄妹?」远航问完就后悔了,这个说书人哪知道啊?

  「因为实验室会保护那些,融入新人类社会的旧人类。」结果说书人居然回答了,远航都有些惊讶。

  「那那个实验室呢?难道就只是关旧人类的地方吗?」既然说书人知道,那远航自然也是继续往后问问看。

  「非也,只是旧人类的生活区域,他们长大了之后便会照顾后代,同时研究更高的科技。就像藏起一片树叶,得找一片树林,不是吗?」

  远航越听说书人说越紧张,生怕这是什么高机密的东西,倒时候自己不得遭殃了?

  「你跟我说这些,真的没事吗?」

  「没事,因为你们同属一类。」

  「我吗?」

  「没错。」

  等远航回到流云茶间时,星妍已经在桌上趴着睡着了。

  “星星。”远航说话很平缓,但有些过度的高音,很明显可以感觉出来他很焦急。

  星妍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慢慢的抬起了头,看向了远航。

  “阿航,你看完啦?怎么样呀?”星妍爬起了身,伸了个懒腰又急忙揉了揉眼睛。

  远航坐到了星妍旁边,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看完了,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旁的星妍拿起了茶杯,倒了些差就喝了起来,才发现这是游戏,自己根本没有喝到茶。

  “不急嘛,倒时候想好了再和剑客说,要不然不说,反正他们都说了你来决定嘛?”星妍说完的时候放下了茶杯,看向了远航。

  远航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了。

  既然事情办完了,两人也就不在《异我》多逗留了。

  约好了今晚和牛仔一起刷武器的,所以都早早的下了线,手机里继续聊天。

  聊着聊着,远航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便急忙打开了与月月的聊天框,给她发了份信息。

  「匣子我看了,谢谢。」远航

林铮迷迷糊糊,意识昏沉。

他很快想到了自己的情况,仔细聆听周围动静,随后悄无声息的把眼睛眯开一条缝。

再次确认没有守卫之后,才睁开无光的双眼。

他发现现在身处一个地牢似的房间,房间内空荡荡的,中央是个半米高的四方石台,石台前有个齐人高的炉鼎。

鼎下面火焰燃烧,滋滋冒着黑烟。

他手脚被巨大的铁链锁在石台上,林铮手掌用力铁链哗哗作响。

眼看挣脱不掉,林铮也不在用力,怕响声、自己心中想到,看到王贵的神色他就应该察觉。

魏武曾经说过王贵有飞鹭门的后台,魏武是青虹门的弟子怎可能对王贵这么大威慑。

当时他以为解决了一切,心情放松,才会遭难。

现在想来,无论是黑衣人,还是黑隐豹,还有王府充沛的元气,城主府的血腥气,一切是疑点丛丛。

不过现在他这样,就是插翅猛虎,也飞不掉。

现在好消息是没有守卫,想来是魏武知道自己干的是见不得的事,哪能让人看守。也可能是他对自己下的药比较自信。

至于有人来救他,林铮是想也没想过。这里离青虹门千里之遥,哪会有人来。

况且他在青虹门本就没有朋友,魏武敢下次毒手,早就想好了后路。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林铮依旧没有放弃对策。

修行本就是一条逆天之路,怎会一帆风顺。

他不能练气依旧没有放弃,别说现在被困于此。

他开始思索自己的优势和魏武抓他的目的,从中寻找逃脱手段。

锁他的精铁打造的锁链,坚固之极,以他体修的力量也挣脱不开。

好在魏武并不知道他修炼的功法,

辰曦剑体修行需要吸收铁元素,这上好的精铁不就是很好的修炼材料。

想到这里,林铮正准备开始行动。

“咔。”

就在这时,地牢门被打开了,然后沉重的脚步响起。

魏武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他看了眼躺在地上依旧昏迷的林铮,面色不变。

魏武信步走到大鼎旁,拿出三块元石和数玫黑色丹药扔进鼎中。

空中出现数种让人作呕的怪味,魏武浑然不觉,痴迷的看着鼎中。

瞬间鼎中血红的水面像是油锅里加了水,汩汩冒出密密麻麻的气泡。

“三年来,我终于要成功了。”

“现在我就要让门中那群人看看,没有资质一样能突破限制,进入养气境。”

魏武看着沸腾的血水面,再也没有沉稳的样子,眼神中满是疯狂,像一个赌上一切的赌徒。

在一阵癫狂之后,发现没有观众,有些许无聊,他走到石台前。

“凭什么你们可以在门中享有资源,好好修炼,我就只能在凡人堆了生活。”

“我也是修士,每一个下山历练的都对我呼来喝去,不久因为他们资质高点。”

“一群练气境的小娃娃,敢对我甩脸色。”

“特别是一月前,那姓朱的,敢抓走我辛苦培养的黑隐豹。”

他发泄一番,想到林铮来到登锦城对他也是礼数尽到。没有任何看不起他的地方,倍感无趣。

“师弟,别怪我,怪只怪你运气不好。傻站着啊替你哥哥教训一下他的儿子,这么不尊重长辈,有娘生没娘养的勾东西。

行了!!闹够没有!何霸虎忽然怒斥了一句中年女子,然后开口道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何笙先天阴阳脸,刚出生时我爸爸就极力反对我哥养这孩子,可我哥那拗脾气还没满月就带着我嫂子去了城里。

当年我爸爸就因为这件事被气出了病,第二年就走了,可我哥一点音讯都没有,送终下葬还是我这个小儿子全权操办的,后来联系到我们的时候,我哥他已经在工地上出事了,后来我家嫂子因为这件事提前了一个月早产死在了医院,这些大家都是知道的。

后来我和英子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去了很多医院检查各项指标都正常,可始终英子的肚子都没有动静,这些年因为这件事还卖了房子看病,大家评评理这些家产他一个扫把星配吗?把我们何家搞的破败飘零,要不是老村长推荐的那位高人,估计我家都绝种了。

各位评评理这家产他何笙配吗?霸虎!别胡说!她说是你们自己造的孽,你本应无儿无女的命。。。老村长还没说完身后传来一声稚嫩孩童的声音村长爷爷!你怎么在我家呀,还有好多人啊!妈妈你们在说什么?豆豆乖去你的房间我们大人之间有点事情要处理,中年女子一边安抚着小男孩,一边让他去卧室。

这时小男孩的目光集中在了客厅上的遗像上,咦?这里怎么会有阿姨的照片?小男孩感到惊奇便边拉扯中年妇女的袖子边指着说道,妈妈快看那个就是经常在梦里陪我做游戏的阿姨!!!

中年女子和在场的众人听到后一惊,让你胡说!让你胡说!让你胡说!中年女子便打起了小男孩,小男孩委屈的哭道那就是经常陪我玩的阿姨啊,妈妈我给你说过了的,有个阿姨经常在梦里陪我玩。

好了秀英别打孩子了!豆豆乖听你妈妈的话去你的房间玩,老村长安抚好小男孩送进房间后便一脸严肃的对何霸虎与郑秀英说道,知道豆豆为什么认识明珠吗?郑秀英与何霸虎问道为什么?

我知道你们不信这些,所以没有和你们说这些东西,现在也是时候跟你们说了,还记得我跟你们讲的落水洞吗?进去的人不是失踪了就是疯了,但是有一个女孩却完好无损的走了出来,这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刚建国,我和普通小孩子一样调皮又好动,有一天我们一群小孩子在后山玩耍,路过落水洞时,有人就提出要去落水洞探险,其中就有她,我因为怕大人的责怪而留在洞口,我在洞口等了一下午也没有他们的影子。

于是我就回家告诉了大人们,因为晚上缘故找了一晚上也没找到,第二天又把寻找范围扩展到落水洞内,边走边做记号走着走着人们就发现其实他们一直在洞内转圈圈,就这样找了几天人们就放弃了。

说来也怪进洞寻找的人回来都没几天就病了,病的很严重他们迷迷糊糊的梦见了一个红衣少女在跟他们说着什么。

可惜带着红色面纱见不得容貌,后来不知怎么的做了这个梦后就痊愈了,有的害怕落水洞内的神仙怪罪便草草的搬离了这个村子。

有的人偏不信这个邪,一直住在这个村子,就这样平静的生活了半年直到半年后的腊八节她回来了。。。。

天香记

”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就算我不让你走,你反正也一样金菩萨就笑眯眯地叫她退下去一们说话,只不过还是两个小孩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香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嘉禾公主

肖十一莫

嘉禾公主

眼圆

嘉禾公主

瑞血丰年

嘉禾公主

毁烟暗佛

嘉禾公主

庄园主

嘉禾公主

东北老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