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允许的读音》。

他们在叶氏兄弟的店中,极小心的探察了一遍,尚未明及叶氏兄允许的读音小青的腰在扭动时就象一条蛇。小小的青蛇

楊明拉著莫寒,拼力擠進人群。眾人識出了莫寒,紛紛投目過來。

二人進入覽書閣,找到靠在書柜邊兒的白燕生與顧思清二人。只見他二人盯著東南角那個地方,一片學子也都瞅向那處。

莫寒順眼看去,只見到一張長椅上坐著一男一女,二人一手捧著圣賢書,正看得出神。

因隔得過遠,莫寒沒能看清楚那柳傾城的全貌,只隱隱看到她的側臉。暗感那必是個美人胚子,卻因看不俱全兒,故而不好作評。

身旁楊明輕笑道:“怎么樣?寒老弟,這柳姑娘如何?”

莫寒笑道:“我在這里看不太清楚,無法答復楊兄。”

楊明道:“這還不簡單?看我帶你過去。”

白燕生忙道:“不可失禮!”

楊明冷笑道:“白兄啊,你看你的心上人兒,現在都是別人的了,你還能在這里站得住?”

白燕生嗔道:“你可少來,像你們這些人,永遠只能看得到傾城姑娘容貌極好,卻不知她才華出眾,千古難尋。庸俗之輩,休要調侃于我。”

楊明不愿理他,只說他酸臭書生,滿口大道理。拉著莫寒硬往前走,莫寒也覺不妥,可書閣之內不便聲拒,只好從命。

二人走到近處,也尋一短椅坐下。柳傾城與張簡同看一本書,忽覺旁邊有人,張簡當先瞥目過去。瞧到了莫寒楊明二人,神情微異。

柳傾城遲了一會,也轉頭看來。莫寒終于看清了柳傾城的面貌。

只見:“芙蓉寒霜冰如雪,脂白貌佳冷相艷。閨女不知塵仙來,古往今來末一枝。”

果如楊明所言,不可方物。莫寒雖說心潮澎湃,卻不可失態,臉上依舊淡然,只是眼目略有移開,不敢盯著看。

那柳傾城見到莫寒,也多看了兩眼,便也轉回去續自讀書。

莫寒心覺這劉傾城雖生得好看,細細看去,比師姐還要動人幾分,卻不抵自己與師姐的情深義厚。別說這姑娘傾城傾國,就算宛若仙子下界,自己也絕不可為其傾倒。

反觀楊明,卻是垂涎欲滴,恨不能撲身過去,直直將柳傾城抱在懷里一親芳澤才好。

莫寒見他神態可惡,忙朝他道:“楊兄,你可得支持住,若是受不了,我帶你先行離開才是。”

楊明一想也是,回道:“你說得不錯,我要是再不走,怕是要出丑了,還是逃罷。”

二人又站起身來,走到遠處。白燕生與顧思清依舊在那看著,楊明趣道:“二位不如學我與寒老弟一樣,近眼觀美何如?”

白燕生沒理他,顧思清冷道:“君子立于天地之間,還是要守些禮義的。寒公子是被你拉過去的,你這等人,甚么時候才能學會這些禮節?”

楊明冷著臉道:“呦呦呦,你們這等子人,嘴里說得好聽,還不是俗人一個。在這里賞欣美人,還紅口白牙的君子之道?當真羞恥得緊。”

說著與莫寒走出閣外,周邊盡是學生,閣內掌事喝斥好幾遍,也未能將他們逼走,只得任其而為。

莫寒與楊明走在路上,朝楊明道:“楊兄,今日飽睹了一回,總該回寢舍歇著了罷。我就不送了,咱們就此別過。”

楊明疑道:“你要去何處?”

莫寒道:“聽說西面的演武場是今年才造設起來的,小弟去那里逛上一逛。”

楊明道:“好罷,你且去罷,我先回去歇著,待會兒還有課呢。你也別閑著,記得找些課程修習。”

莫寒點點頭,二人就地分別。

莫寒拐過松林,行有數十步,突見一位急忙忙的女子,仔細看時,卻是家府女婢小淑。莫寒大異,走過去問道:“小淑,你怎么在這里?”

小淑見到莫寒,極是高興,忙道:“公子你去哪兒了,小淑找了你好久。”

莫寒道:“你是怎么進來的?又為何要尋我?”

小淑道:“公子有所不知,夫人擔憂公子的身子。又兼弱寒癥需常常吃藥,公子一個人多有不便,遂派管家來書齋與柳先生商談。著小淑過來照料公子,順著時時給公子熬藥。那邊兒已經談攏,小淑從家里拎了藥屜,要叫公子去用呢。”

莫寒拒道:“這可萬萬不能,這全書齋有多少王公子弟,他們的府里又有多少丫鬟。卻如何我要開這個先例?這不是讓別人指著后脊梁骨說你么!你趕快去回了先生,早些家去!莫要在這里惹人是非了。”

小淑急道:“公子息怒,張管家都與要了,苒苒是公认的天才了,拿到甲上不足为奇!可金儿你不是啊!”

  “停,咱们还是说正事吧娘……”

  被母亲再度补了一刀的于金,决定不再这个问题上继续讨论下去,而是接着诉说起了他今天来的目的。

  ————诉说的分割线————

  “也就是说,金儿你想要和苒苒一起组建试练团,而不是留在族中继承家族成为族长。但是你爹又不同意,所以打算让娘去劝说你爹改变主意,娘理解的没错吧?”

  听完于金讲述了来龙去脉的徐清做出了一个总结。

  “金儿啊,不是娘说你,其实你父亲让你继承家族也是为了你好,毕竟你前两次试炼都没能得到什么特殊的能力,就算你第三次试炼拿到了甲上的成绩,可你毕竟缺少了整整两次试炼的积累,还是老老实实继承家族比较安全……”

  “娘!”

  于金听到这终于还是忍不住唤了母亲一声,打断了徐清的说教。

  “虽然我前两次的试炼的确没能拿到一个好成绩,但是我第三次试炼的收获足够我应付大多数的状况了啊,没有上限的寿命,飞行,空间能力,这些我都有了!”

  一口气说完了这长长的一段话,于金停顿了一下,缓了口气再次开口对徐清恳求道:

  “娘!求你了,你就帮帮孩儿这一次吧!”

  而听到于金如此郑重的恳求,徐清一时间也陷入了犹豫当中。

  身为人母的她既担心于金加入试练团会遇到危险。又担心如果不答应的话,被迫继承家族的于金会过的不开心。

  毕竟如果三次试炼都没有超凡也就算了,可于金毕竟在第三次试炼中成功超凡了。

  如果一定要违背其意愿将其束缚在凡尘琐事之中,想来一定是会极其难过的。

  就在徐清进退两难之际,却见坐在对面的封苒突然站起身来,走到了徐清的身旁,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着些什么。

  而于金看着随着封苒在耳边说着什么眼中忽然亮起一道光芒的娘亲,心中不由的升起了浓浓的疑惑。

  “苒苒你说真的?”

  徐清对着已经回到原位坐下的封苒确认道。

  而封苒并没有开口,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咳,好吧,我同意帮你劝说你爹……”

  “耶,我就知道娘你最好了!”

  听到徐清同意的于金只觉得胜券在握,一时间竟然压下了心中的好奇,不由得兴奋的欢呼出声。

  “听我把话说完,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

  被打断话语的徐清,不轻不重的训斥了于金一句。

  “虽然我同意帮你劝说你爹,但是我却不能保证他一定会同意,毕竟家族大事不是我一个妇道人家可以决定的,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嘿嘿,爹最听娘的话了,娘肯出手那就一定能摆平爹的!”

  于金谄媚的跑到徐清身边,拉着她的袖子摇晃了两下,卖萌般的说道。

  “唉,明明小时候总是一幅小大人的样子,当时娘还担心你心思太过深沉活得太累,没想到长大了竟成了这么个跳脱的性子……”

  徐清无奈的看着于金在哪里撒娇卖萌,有些宠溺拍了拍他的光头……

  …………

  夕阳的余晖,如同一缕缕淡金色的薄纱,笼罩在了于家族地美轮美奂的建筑群之上。

  “苒苒,你刚刚到底和娘说了什么?居然让娘直接改变了主意?”

  扭头看向身旁在夕阳照耀下,仿佛散发着淡淡光芒的自家未婚妻,于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咔嚓!”

  熟悉的碎裂声再次响起。

  “我今天先回去了,明天见。”

  封苒平静的话语声传入于金的耳中。

  虽然于金并没有从其中听出什么,但是看着自家未婚妻匆忙离去的背影,于金也清楚的察觉出了她的窘迫……

  轻车熟路的将被自家未婚妻捏碎的瓦片拼好放回原位,于金也从这族地中最高的建筑物上一跃而下。

  “苒苒等等我~大不了我不问就是了……”

  夕阳下少年少女的追逐嬉戏,那是我们终将吃下的狗粮……

  ————未完待续————

趙亮領著手下的將軍們,一路從王宮到了鎬京城的東門。隊伍剛出城門,眼前的景象頓時嚇了他一跳:成千上萬的戰士排列出幾十個大小方陣,黑壓壓的一大片,望都望不到邊。

見到鄭妮大將軍的帥旗出現,城門外的號陣率先反應,號手們鼓足腮幫子,齊齊吹響牛角號聲。緊接著,一萬六千大軍同時舉起兵器,狂喝道:“參見大將軍!”

巨大的聲浪迎面撲來,差點把趙亮掀落馬下。這一緊張不要緊,趙亮的小肚子一陣抽動,緊跟著襠里一熱,又流了。

我尼瑪,這種感覺——好,好難受啊。趙亮心中暗暗叫苦,也不知道早上換的那個什么展帶還能不能撐住?我去,不會漏出來吧?

褒富在身旁趕緊提醒道:“大將軍,此刻您得向弟兄們還禮,順便講兩句鼓舞士氣的話。”

趙亮苦著臉問道:“啊?還要講話啊?說些什么呢。”話音剛落,又是一股熱流噴涌而出,搞得他五官都扭曲起來。

褒富同樣也是一臉的懵圈:“嗯……嗯……隨便說點啥都行啊,您老是大將軍,盡興就好,盡興就好。”

趙亮痛苦的看著眼前大軍,心中不免有些慌亂。剛才正殿廣場上的人就已經不少了,兩三千雙眼睛都盯著自己,說不緊張那絕對是騙人。但那幸虧也只是走個形式而已,只要不亂了規程順序就好,應答幾句趙亮還沒問題。可是現在的情況則大不相同,常言說的好:“人不過萬稀稀松松,人一過萬如山似海。”此時可是足足一萬六千兵馬啊,比警官大學全體師生加起來還要多兩倍!給他們訓話?開玩笑吶?

看著主帥的奇怪反應,眾將軍也都大惑不解,其中有一個心思機靈的家伙小聲問道:“大將軍是不是感覺身體不舒服?”

趙亮一聽這話,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豁出臉皮不要,連連點頭道:“你說的沒錯,我這幾天恰好來月事,不方便。”

將軍們都是大老爺們兒,他們只知道“來月事”的時候,行房“不方便”,卻不曉得“來月事”怎么講話也會“不方便”。但主帥身為女將,總得多體諒照顧一些,遂一個個都趕忙表示理解。褒富尤其心疼趙亮,指著旁邊一個五大三粗的將軍道:“老張,你替主帥來吧。大將軍小聲說,你跟全軍將士講!”

“好嘞,”老張爽快答應:“沒問題,大將軍說吧。”

趙亮可憐兮兮的看著褒富,抿著小嘴搖了搖頭。胖將軍立馬會意,體貼道:“大將軍身體不適,不宜勞神過度,老張你聽我的。”他清清喉嚨,道:“全軍弟兄們,此番征戰,乃護國衛主之舉,我軍師出有名、討伐不義,必得上天眷顧!望大家忠心用命、勠力殺敵,待到凱旋之日,我鄭妮絕不虧待諸位。天佑大周,我軍必勝!”

姓張的將軍聽褒富說一句,便鼓氣揚聲學一句,片刻間重復完畢,一萬六千將士再次舉起手中的兵器,遙指天際,齊聲歡呼道:“天佑大周,我軍必勝!天佑大周,我軍必勝!”

趙亮在一旁看著,心中不禁暗道:我去,這古代的將軍還真得有一副好嗓子,平原曠野給上萬人訓話,聲音小了絕對不行。想到這里,他沖著老張伸出了大拇指。老張雖然不明白伸個大拇指是啥意思,不過看著大將軍一臉欽佩的表情,估計是在夸獎自己,于是不好意思的憨笑起來。

待到全軍重新恢復安靜,褒富小聲提醒趙亮:“大將軍,現在可以開拔了。”

“開拔?”趙亮聞言心里咯噔一下,有點怯生生的問道:“往哪走?怎么走?誰先走?”

估計褒富對趙亮的不著調早就放棄掙扎了,他尷尬笑笑,說:“您不用管這些瑣事,下令即可。”然后他又想了想,干脆連這個也直接省去,朝著周圍大聲喊道:“大將軍有令,全軍開拔!”

一聲令下,數十個方陣同時變化。騎兵當先而行,戰車緊隨其后,接下來是人數最多的步卒隊伍,而大批的糧草輜重則遠遠跟著,與大軍保持一段距離。

趙亮在眾將的拱衛下,走的時快時慢,始終處于整個隊列的中后段,周遭全是精銳的步騎混同方陣,另外還有戰車陪伴。

大軍在平野上浩浩蕩蕩,頗有氣勢。趙亮看在眼里,忽然想起自己讀書時經常玩的一款懷舊游戲“帝國時代”,心中不禁騰起一種異樣的感覺:臥槽,這簡直就是游戲的真人版啊?我滴乖乖,以前是在電腦上玩,現在居然來真的啦!

想到這里,趙亮那顆不安分的心又活躍起來,這等于是把游戲搬到眼前,不痛痛快快玩上一把豈不可惜?不過,理智仍舊時不時的提醒著自己,千萬別胡來啊,小心回去挨槍子兒!趙亮腦子里仿佛出現了兩個小人,一個攛掇著他抓住機會大干一場,另一個則敲著銅鑼警告他保持冷靜。倆人你一言我一語,越吵越兇,最后竟然還動手打了起來。

趙亮端坐馬背,一邊感受著上了,究竟是什么意思?”趙亮訝然道:“難道是……煉丹啦?”

徐福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道:“碰上這么難得的神物,當然不能浪費了。我試著把神物拆開,發現里面居然有很多小顆粒,可以吸附紅鉛天葵。最神奇的是,顆粒吸滿了天葵之后,還能將其完全鎖住,沒有丁點兒滲出或外泄,簡直就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以前我們煉制仙丹的時候,總是把瓶中的天葵直接倒入丹爐中,與其他藥材混合,既不方便,又非常浪費,有時候一招不慎,藥材與天葵未能融合,還得廢掉一爐,重新來過。可是有了仙姑的神物,局面則大為改觀啦!我將神物吸滿紅鉛天葵之后,連里面的顆粒帶外面的棉布,一股腦的投入丹爐,您才怎么著?爐底的火焰通過孔洞進入丹爐后,頓時引燃神物,轉眼之間就將神物燒化,與各類藥材完全膠合在一起。這回練出的仙丹,比之前的成色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趙亮聽得一臉蒙圈,問道:“這么快就煉好丹啦?”

“煉好了呀。”徐福點點頭:“紅鉛天葵向來都是仙丹的最后一味,不似其他材料需要久制,所以放入之后,很快便大功告成了!你們不知道,前段時間出了太多狀況,我這里的丹藥都斷供許久了。很多之前早已經付過定金的老主顧紛紛派人來催,就連宮中專門為陛下掌管丹藥的劉公公,今天在宮里碰到還問我呢。所以剛才一出爐,我便吩咐弟子們趕緊給大家送去了。”

趙亮語氣有些不淡定了:“連秦始皇那份也送去了?”

徐福道:“是呀,當然得先緊著陛下來啦。他那份用的料最足,我特意安排長青去的。”

我的天吶,趙亮頓時感覺一陣眩暈:現代衛生巾里面不曉得有什么化學成分,把那玩意兒燒化之后吃到肚子里,會不會死人呀?尤其是秦始皇,歷史上記載,他正是在這段時間突發怪病,醫治無效才掛掉的,不會跟這個有關吧?

鄭盧雅也是一臉黑線:“趙亮,你問問他,還有沒有那個仙丹了,干脆咱倆一人一顆,吃完兩腿一蹬,省得回去被局里給槍斃了。”

清晨時分,趙亮在噩夢中驚醒過來。

在剛才的夢境里,有一個黑色的人影,緊緊的扼住了趙亮的喉嚨,令他無論怎么掙扎,始終也無法掙脫。就這樣,黑影拖著趙亮來到大秦皇宮,秦始皇正坐在高高的御階上,命令站在下面的趙高,指揮著一隊羽林鐵衛,將鄭盧雅、熄燈道長、徐福、思雪、小黑和長青等一眾弟子捆綁跪地,然后一個接一個的揮刀斬殺。趙亮看的驚恐萬分,想拼命狂喊,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緊接著,那個可怕的黑影又掐著他的脖子,穿越了茫茫無垠的時空隧道,回到了現實世界。在那里,等待著趙亮的,是關林副局長和歷史評估委員會的羅教授他們。只聽關林大聲宣布,原來趙亮就是那個失蹤了的X級特工,他違反了《國家歷史穿越法》,背叛了反穿越調查局。趙亮感覺自己無比的冤枉,想大聲抗議,可仍舊因為被那黑影掐著,完全出不了聲。而在一旁圍觀的張局長、朱老師,還有屠處長,也都極度失望的看著自己,不住搖頭。

隨著關林一聲令下,宣布立即處決叛徒趙亮,那個黑影發出陣陣獰笑,掏出一把手槍,將冰冷的槍口直接頂在了他的頭上。

就在扳機被扣動的那一瞬間,趙亮嚇得從夢中醒來,兩眼望向房頂,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好半天都沒緩過神。剛才的夢境實在是太過真實了,以至于他到現在都無法確定,自己此時究竟身處何方。是仍舊在大秦執行任務?還是已經回到了現代世界?

趙亮做了個深呼吸,慢慢轉頭,一眼看見了躺在旁邊呼呼大睡的徐福,心里才踏實下來:我靠,嚇死老子了。

他坐起身子,努力嘗試著回憶之前的種種事情。屠處長曾經告訴過他,根據科學院研究顯示,時空穿越會對穿越者造成生理上和心理上不同程度的影響,尤其是對于魂穿者的精神干擾,存在著難以估量的潛在傷害。比如:記憶力消退、產生幻覺、邏輯思維喪失、迫害妄想癥等等,都是有可能出現的。換句話說,變成精神病的概率極大。

我尼瑪,剛才那個噩夢,怕不是精神病的前兆吧?趙亮暗暗心驚:回去可得到醫院好好查查,或者跟處長請個假,一兩年之內不能再出任務了。

趙亮又瞅了瞅一臉傻笑的徐福,心中不禁暗嘆,昨天鄭盧雅鵲巢鳩占,非要兩個女孩一起睡,硬是把他從思雪的房中趕了出來。趙亮抱著被子滿道觀饒了一圈,才發現此處已經被羽林鐵衛給住滿了,連廚房都有人打著地鋪。無奈之下,他只好敲開徐福的門,湊合著擠了一宿。

不行,今天晚上說什么也要打敗那個女魔頭,奪回我的小思雪!趙亮正在心中暗自盤算對策,忽然之間,他的耳蝸里竟然毫無征兆的,響起了張末局長的聲音:“鷹巢呼叫趙亮,鷹巢呼叫趙亮!”

允许的读音

十万神魔,十万滴魔血。据说这讲起这一类的事,可就是件很大等到他准备放弃时,前面的灰衣入了竹,大喝道:这茶喝不得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允许的读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灰色的魂挽之歌

大胃貔貅

灰色的魂挽之歌

坏公子,清萧

灰色的魂挽之歌

子夜观海

灰色的魂挽之歌

墨绿青苔

灰色的魂挽之歌

流泪的鱼wyj

灰色的魂挽之歌

贪睡成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