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首抗“疫”诗歌引发争议 “文学审美应该允许多元化” - 文学新闻 - 华夏文学网-文学领域权威新闻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新闻

云南一首抗“疫”诗歌引发争议 “文学审美应该允许多元化”

2020-02-04 10:36:25 来源:中新网 作者:

核心提示

  近日,云南诗人陈衍强一首名为《仰望天空》的诗歌,引发一片叫骂之声。数名作家联名上书中国作家协会要求“严处”作者。但仍有观点坚持“文学审美应该允许多元化。”   陈衍强是云南省彝良县文联主席,2010年加入中国作协。他这首写于1月22日的诗这样写道:“..

  近日,云南诗人陈衍强一首名为《仰望天空》的诗歌,引发一片叫骂之声。数名作家联名上书中国作家协会要求“严处”作者。但仍有观点坚持“文学审美应该允许多元化。”

  陈衍强是云南省彝良县文联主席,2010年加入中国作协。他这首写于1月22日的诗这样写道:“为防止武汉的疫情蔓延/我在云南彝良/不仅以驻村扶贫的理由/阻止了一个地上的湖北佬/来我家过年的想法/还像伊朗担心无人机一样/随时仰望天空/看是否有九头鸟飞过”。

  此诗在其个人公众号发布后,迅即在文学界引发争议。反对者认为,存在严重地域歧视,态度不够端正;也有人认为这首“口语诗”不过是一种反讽,大可不必上纲上线。

  云南作家协会原副主席、知名作家汤世杰2日发表题为《我的愤怒无可名状》的严正声明,认为《仰望天空》一诗,“竟然打破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底线!”

  汤世杰认为,陈诗“写得如此恶劣,如此肆无忌惮,公然拿同胞的灾难恶意调侃,在伤口上撒盐!无论他怎么辩解,说那只是一个反讽,都是无力的,无济于事的。他已以他的丧尽天良,把他自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证实了他至少已是昭通的败类,云南的败类,也是中国人的败类,只差一步,就无异于当年的纳粹份子了!”

  紧随其后,湖北、湖南、青海、山东、河南、河北等地十名作家联名发表公开信,强烈要求中国作协尽快撤销陈衍强会员资格。他们在公开信中称,此诗写作、发布于国难当头之际,视疫区百姓为洪水猛兽,可谓毫无半点人性,缺失应有的同情心和道德底线,更遑论一个作家、诗人应有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大爱。作者不仅没有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大力弘扬真善美的正能量,支持全国人民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反而严重伤害了湖北人民的感情,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许多人因此而指责中国作协,谩骂诗歌和诗人,并视其为中国作家、诗人的耻辱、悲哀甚至败类。

  这两篇“声明”在网络上发布后,舆情汹涌。绝大多数网民讨伐陈衍强。

  同日,在巨大的压力下,陈衍强公开道歉。他称,写《仰望天空》,本意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减少走亲访友和聚会,绝没有歧视湖北人民的意思。但客观上的确给读者特别是湖北的父老乡亲造成很大的伤害。为此,深感痛心、自责和不安。

  陈衍强表示,他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用词欠考虑、意象欠斟酌、态度不严肃,确实不慎重,造成了不良影响,教训极其深刻。他诚恳地向广大读者和湖北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真诚道歉。他说,“今后将深刻吸取教训、端正创作态度,满怀热情传达正能量,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了回报大家的教诲和指正。”

  事实上,陈衍强的个人公众号从1月30日起已连续5天推送正能量抗“疫”诗歌,由他带头集结魏定会、谷雨、雏菊、周香均等20余名彝良诗人共同致敬武汉,主题分别为“冠状时期的爱情”“抗疫天使”“没有谁是一座孤城”“抗疫,我们在路上”“抗疫之书”。

  “玩弄悲剧比制造悲剧更残忍。”中国著名诗人于坚3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他的看法。他称,“最近,文学界出现了一批以阻击疫情为主题的作品,将深邃的悲剧处理成浅薄的喜剧。这展现出我们时代语言上的平庸与无能。”

  于坚表示,自己不赞成如此讨伐陈衍强。“这是一种暴力。”于坚称,《仰望天空》只能在诗学的领域内讨论,“它是一首平庸的诗,反对用行政手段解决审美。”

  诗人、评论家刘春认为,陈衍强事件,对一些习惯了用诗歌开玩笑的诗人,是一次有益的启示。诗歌写作需要有思考,有良知,并需要找到合适的表达方式。虽然这首诗造成了部分读者的愤怒,但还是属于文学问题,且作者已经道歉,反对将此事扩大化。

  网友“四顾”表示:“在我看来/这些批判者不过是得了另一种传染病/叫做‘诗流感’/这个病比武汉肺炎可厉害多了/无迹可寻/无药可医/至死方休。”(完)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