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文学阅读”为啥“火”? - 文学新闻 - 华夏文学网-文学领域权威新闻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新闻

“疫情文学阅读”为啥“火”?

2020-03-26 18:51:27 来源:洞头新闻网 作者:

核心提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与疫情有关的非虚构和虚构作品,引起了读者的热切关注,疫情文学阅读成为这个时期一个特殊的文化现象。   面对来袭的新冠肺炎疫情,读者不由得想起2003年的非典,而中国作家毕淑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花冠病毒》甚至一度登上热搜..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与疫情有关的非虚构和虚构作品,引起了读者的热切关注,疫情文学阅读成为这个时期一个特殊的文化现象。

  面对来袭的新冠肺炎疫情,读者不由得想起2003年的非典,而中国作家毕淑敏以此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花冠病毒》甚至一度登上热搜,在旧书市场其价格更是一路攀升。

  《花冠病毒》于2012年2月首次出版,该书版权原在博集天卷,在疫情初期便消化了不少《花冠病毒》库存。更让人吃惊的是,《花冠病毒》2012年版,在孔夫子旧书网最高喊价已达800元,还有500多元、400多元、300多元等不同价位图书在售。在京东图书,它的二手书价格也高达200多元至300多元。

  2020年春天,国外作家关于疫情的作品,同样成为阅读焦点。新冠肺炎疫情快速发展,法国出版界突然发现,法国文学家加缪的著名小说《鼠疫》销量突然上升,比去年同期翻了好几倍。

  这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我们国内,加缪的代表作《鼠疫》、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理查德·普雷斯顿的《血疫——埃博拉的故事》成为疫情期间当当新上榜的图书,这三本书占据了热销电子书top20的三个席位。而在北京开卷虚构类畅销书榜单中,《霍乱时期的爱情》位列第11位,为该书历史上最好的位次。出版界人士分析,当“疫情”遇上“爱情”会发生什么,成为许多人关注的焦点。

  对读者疫情文学阅读需求的攀升,出版社快速做出反应。来自上海译文出版社的最新消息,《鼠疫》刚刚加印了5万册,将于近期正式上市。《血疫》也刚刚加印了5万册,即将投入市场……

  疫情文学不仅出现在各类推荐书单中,媒体也喜欢引用相关的内容,这在市场宣传层面上提高了这些书的阅读曝光度,读者关注度自然也就提高。而读者身处这场疫情之中,这样的话题自然让人十分关心和思索,寻求相关书籍便成为这个时期的一个阅读文化趋势。

  我们知道,人们在什么时候最渴望阅读?这往往是我们面临危机苦难时,时代的危机、人生的危机、生活的危机乃至心灵的危机,最容易激发我们阅读的热情和追求;在危机中,我们眼前的情景和现实,似乎都是一些无奈、焦虑、不安、被动、孤独、无助乃至不幸,我们的一些人的心里有了一种萧条、落寞的心境,这种时代情绪恐怕是一种存在。其实,如果,我们透过这些人生突如其来的事件的表象,看看我们的内心世界、我们的精神世界,虽然也有时会泛起一种焦虑、落寞、萧条的心绪,但我们的生命中意志中还有一种最迫切最强烈的渴求,这正像哲学家所说,艺术和哲学更能帮助我们重获明显的现实,惟有艺术、诗歌和爱能够触及对象本能,惟有这种认识方能产生心灵的平和与自信……所以,这时一首诗歌,一次阅读,一部好电影,都能给予我们生命和心灵的温暖抚慰。

  我们阅读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他在书中说“哪里有恐惧,哪里就有爱。”这次疫情中,我们多少人真切地感受到,爱、温暖、慈善、悲悯、关切,这些人类的种种美德和精神品质,成了我们共克时艰、战胜病魔的力量……

  我们捧读《花冠病毒》,书中有关封城、市民抢购等情节的描写,和现实似有惊人的“对应”之处,有读者说“12年前买的纸质书,过年的时候把它拿出来又看了一遍,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科幻作家陈楸帆疫情初期重读了《鼠疫》,他说人们可从书中所记述的大瘟疫中汲取力量和经验教训,进而反思自己的生活,以及整个社会层面存在的一些问题。

  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问题、危机,但无论何时,我们总有着相同或相似的需求和渴望,被一些共同的难题危机所困扰和挑战,也积累了许多应对这些难题危机的共同经验和智慧。这些共同经验、智慧和启示,就积淀、保留和贮存在我们人类的优秀文学作品之中……

  无疑,这些优秀的疫情图书、优秀的疫情文学,便具有这样的经典的温度、人性的温度、精神的温度,我们扑在这些书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食粮上一样,它们是我们的精神的食粮、心灵的营养,它给我们孤寂、沉默的生命以温暖,给我们充满焦灼、冲突和不安的灵魂以慰藉和安妥,给我们已经绝望、没有理想信念的心灵以希望之火,给我们前途黯淡、无所皈依的人生之舟把握正确的方向……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