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台区律师协会:刘宏伟律师对当代文学的厚重忧思 - 评论 - 华夏文学网-文学领域权威新闻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丰台区律师协会:刘宏伟律师对当代文学的厚重忧思

2021-07-20 09:39:47 来源:本站 作者:

核心提示

  北京京迪律师事务所的刘宏伟律师是一位有着“文学范”的律师,在他当警察18年执业律师20年以来创作了40000首诗歌和3000余篇散文,他的文学作品如圆环之相结,如流水之无首尾,宛如流星划破夜空,真是张弛有序收放自如,尤其是他的散文作品描写工人、农民、教师、..

  北京京迪律师事务所的刘宏伟律师是一位有着“文学范”的律师,在他当警察18年执业律师20年以来创作了40000首诗歌和3000余篇散文,他的文学作品如圆环之相结,如流水之无首尾,宛如流星划破夜空,真是张弛有序收放自如,尤其是他的散文作品描写工人、农民、教师、律师、科技工作者和普通的小市民:使你欢欣/使你哀伤/使你哭/使你笑/使你低回不已/使你振作奋起/使你乍然惊语/使你昂首沉思。下边就从刘宏伟律师的文学库中推介本篇文章:

  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从前秦时期的夏、商、周;到秦、西汉、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从隋唐宋辽,到五代十国、明清……,中国文学真正的传世经典是寥寥无几,好在我们还有楚辞、汉赋、唐诗、宋辞、元曲,还出了四大名著《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还有我们值得传承和骄傲的地方……

  

 

  经济越发达,倒成了文化沙漠:电影、电视、报纸、杂志、网络成了文化主打的传播方式,但是细细品味我们的电影电视主流是什么?我看不过是皇帝文学、土匪文学、同性恋文学、暴力“美学”,充斥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高雅文学有吗?东方的莫扎特、东方的克莱德曼、中国的东山魁逸,我看主流现实生活中的文学不就是“小品、短信、黄段子”吗?

  中国有一个“矛盾文学奖”,有关部门拟设“巴金文学奖”,巴金老人对当代文学很抵触,因为问题很多,巴金在九十岁诞辰之际,提出“拒设巴金文学奖”

  从巴金先生不设“巴金文学奖”说起

  早在1993年巴金老人90诞辰时,四川省作家协会打算以巴金的名字设立基金会和文学奖,但老人坚决不同意。今年11月25日是巴金老人的101岁华诞。巴金的侄子李致对记者称,巴老坚持不以他的名字建立基金会和文学奖。

  

 

  在当前中国文学界文学奖越发泛滥的背景下,巴金先生坚持不设“巴金文学奖”,具有重要的良性效应。

  今天林林总总的各类文学奖不胜枚举。设立种种文学奖,有助于鼓励作家们创作的积极性,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评奖的泛滥,文学奖对文学创作的激励作用已经式微,文学奖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成为一种对作家排座次,分配奖金的微观权力,它们带来的更多的是对文学发展不利的功利性。目前在一些文学奖的评选中,人情关系、领导意志已经在影响着评奖结果,就连文学圈子中的人也对文学奖发出越来越多的疑问。奖项的泛滥和评奖中可能出现的不公正现象,使越来越多的文学奖价值衰退。回想这些年种种获奖作品,虽然不乏精品,但大多数获奖作品已很难被人们记起了。而且,这几年各种文学奖的奖金越提越高,有着你方唱罢我开场的热闹。作家孙梨曾这样批评说:“在中国,忽然兴起了奖金热。到现在,几乎无时无地不在办文学奖……几乎成了一种股市,趋之若狂,越来越不可收拾,而其实质,已不可问矣。”与此不同的是,法国著名的龚古尔文学奖在试图逃脱商业逻辑,它的奖金只有60法郎,基本上是象征性的。

  今天巴金先生坚持不设“巴金文学奖”,是对这股不良风气的一种抵制。

  

 

  巴金先生的文品、人品和成就是毋庸置疑的。在中国,他是一名令文学界为之动容的作家。他是新文学的开拓者,是现当代文学的大师。特别是晚年巴金表现出来的对个人的自我批判精神,对今天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格建设起到非常重要的启示作用。可见,巴金先生是完全有资格以其名字设立文学奖的,但巴金先生说:“在一些名利等问题上,不要用我的名字”。从中既可看出巴金先生一贯淡泊名利,也可读懂老人对设立文学奖的深刻认知。其实,文学创作不是一种竞赛活动,文学的本质是自由和独立的。泛滥的文学评奖,只会加剧文学的功利性,从而消解文学的本质功能。所以,应该为巴金先生坚持不设“巴金文学奖”叫一声好!

  这表明中国文学已经“趋利化、商业化、庸俗化”,《中国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栏目,有很多教授为了版费、讲课费、广告费走上讲坛,把经典的名著讲成了野史,讲成了“明朝那点事”,讲成了歪解的“品三国”,还美其名曰“远处的东西近处化、抽象的东西形象化、高雅的东西庸俗化”,这里更有一位著名作家贾某某,写了一部书《废都》,在该部作品中,有大量赤裸裸的两性描写,该作者为了吸引下流读者的眼球,竟然在所谓男欢女爱“高潮”时,在长篇小说的众多部分加“括号”(两人宽衣解带,,此处省略680个字),然而令人荒唐的是,该小说还获得了美国普利策文学奖。

  中国有《康熙字典》和《新华字典》,两部字典里中国的“字、词(辞)、词组、短句”有N个万,但是白话文代替了文言文,中国的文字怎么越来越少?日常人们掌握的交流语句、语汇我看不超过一千个,即使用白话文讲话,一是“一腔废话”,二是“不知所云”,比如什么:哇塞、哦了、摆平、搞定、波霸,还有啰嗦,用文言文拍电报“弟病危,速归”共五个字,用白话文呢“我的弟弟病重不行了,赶快回来吧”又多了多少个字。难怪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对中国文化和文学有很多中肯的批评。

  当代中国文学,一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二要坚持“用优秀的作品鼓舞人”,还要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最新新闻